《蓝色的》
评分: +4+x

Soil并不讨厌冬天,因为能喝到查尔斯的雪藏酒。
但是这雪太大了。
雪酒都喝完三个月了,这天还是这么冷。
酒馆里没多少人,仅有那几个人也是尽可能贴着高炉煤气取暖机喝着取暖用的烈酒打着牌。
冰箱现在的用处不再是冷藏,而是保温。
又有一个家伙推门进来,查尔斯和Soil厌恶地看了一眼那个衣着鲜丽的家伙。
这八成又是某个遭遇意外来这里的倒霉蛋。
他们并不像那个██警长Wells一样排外,他们只是单纯讨厌这个家伙不懂规矩把门开太大把暖气放跑了。
“算了。”查尔斯叹了口气,戴上自己的变声器面罩,招呼着新来的顾客。

“谢谢,谢谢。”那人点头哈腰好一阵,带着身上全新的棉大衣,离开了。
门开得老大了。
脸上差点结霜的Soil眼皮跳了跳,忍住了上去抽他一顿的冲动。
他转头叹了口气,翻出4个金属部件,安装在门框上。
“但愿那个傻逼Wells别给我鸡蛋里挑骨头。”
雪又更凶猛了一些,但被力场挡住了。
“快过去吧……”Soil看着阴沉的天空,低声说道。


“欧米伽,就不必保持联系了,如果被窃听到,我们会裂开的。”Soil将取暖用的酒精炉调成2档低耗模式,又灌了两瓶生命之水下肚,看来要出趟远门。
“这次要出去多久?”欧米伽又往压缩魔方里多加了些军粮和生命之水。
Soil摆弄衣领的手停了一下,说道:“半个多月,是个大单子。”
“祝先生今年开单顺利。”
“得了吧,这都十月了。”Soil叹了口气,“必要的话启动冬眠模式,在我回来前都给我活得好好的。”
“是。”欧米伽又给Soil的手臂中压入了好几发他的M500型号的左轮子弹。
“那……我走了。”Soil掏出左轮,退弹,检查一遍膛线,上子弹,转轮,摆好击锤,“照顾好这里。”
欧米伽站在二楼,注视着Soil的身影消逝在白茫茫的大雪中,将室内的暖气调低了两度以降低消耗。
她将手轻轻放在结霜的玻璃上,头抵着,低声祈祷着:“请……永远不要回来了,先生。”

我们对你而言不过是代码与基因序列。

你随时都可以重新创造一批我们。

这里已经不值得你回来了。


这该死的大雪。
妈的,防冻剂估计要不够用。
算了算了,就快到了。
他迈着步子,朝着南城区的安全局移动。
在靠近的那里的一瞬间,他就感受到了一阵压迫感。
从安全局顶楼传来的。
他叹了口气,在右臂上操作一番,继续向前走去。
现在对于那些智商堪忧的看守而言,他就是一阵风一样的存在,哪怕风把自动感应门吹开了都不稀奇。
他在楼梯间掸了掸身上的雪,任由他们在温暖的地面上融化,干涸。
他抬头,看着漫长且呈螺旋状上升的楼梯,叹了口气。
这段楼梯他爬了2个小时,太他妈长了。
好在这个躯体有腿部植入物,不然他早裂开了。

最后10层了。
在第68层与69层的隔断处休息了一会后,Soil开始了真正的挑战。
微型反应堆关闭,离子轨道炮离线,压缩魔方归位。
他重新检查了一遍那把只能装5发子弹的左轮,又转了一遍弹夹。
现在他的王牌只有这杆大左轮了。
那个死了█的Wells逼迫始末的那群小丑给他画了个什么强化法阵之类的东西,反正他也不太懂法术方面的,总之现在这货就像个探照灯,被找到你直接蒸发。
好在这导致他近距离时是个瞎子。
但他也知道,所以这几层都是Patricia的那堆警卫队驻守,甚至还有几个原型武器。
随他的便吧,大不了开无双就行。
电子脑满负荷准备,冲击拳模块就位,子弹满膛,快捷换弹系统就绪,脉冲激光充能完毕……
气密门开了,
上。
先是一发激光打中楼上那人的脖子,冲击器反向作用力直接冲到第二个人面前,将手术刀精准地插入并毁坏他的声带,再给他的眼眶来上致命一刀。
解决了。
Soil松了口气,再次检查了一遍装备。

那是手榴弹的保险杠弹出的声音。
热能弹!!
行,你狠。
Soil不得已拽起一旁的尸体,挡在自己身前,以抵挡热浪的侵袭。

Soil嘬了嘬手上的油脂。
要是再来点孜然就好了,查尔斯一定喜欢。
话说Wells是察觉到什么了吗?这种原型科技怎么会让巡逻的家伙带着。
看着眼前焦黑的尸体,他沉思了一会。
不能硬莽,得想办法支开他们。
他按下了手中的按钮。

警报!警报!21层遭到袭击,21层遭到袭击。请全体文职员工立即疏散,武力单位分两路支援,重复,请全体文职员工立即疏散,武力单位分两路支援。


好了,现在可以了。

他并没有去顶楼,而是通过消防通道来到了楼顶。
这里雪甚至要比地面上少,可能是因为底下就是Wells这个大太阳的缘故。
他站在楼顶的天线旁,捡起地上的烟头,又抽了两口:“多谢了。”
“不必,毕竟你并不是想直取Wells的性命,我也没必要和你死磕,麦尔肯先生。”
“下次丢烟记得拿脚踢点雪埋起来,怪可惜的。女士香烟也是烟呢。”
“你什么时候那么节约了?”
“节约?有吗?”Soil笑了两声,手臂一阵变形成一个抓钩,“可能是因为实在穷了吧,这里不像基金会那样可以大手大脚,不是吗?”
“我确实没有打这个混蛋的主意,但不代表别人没有,”他看了看远处若隐若现的雪山,说道,“千万别给你的手下拖欠工钱。”
他一脚撑在楼边上的围栏上,抬手瞄准。
“你究竟是怎么死的,你究竟是谁,这些我都不想追究了,我只不过是一个混账O5,你记住这点就行了,其实记不记都无所谓了,都过去的事了。”
抓钩精准地插中了远处的城墙,一根由纳米虫组成的钢缆挂在中间,在风雪中摇摇晃晃。
他掏出酒壶,打开,喝了点酒:“我是一个无论如何都想为他们追求安逸的人,不拘泥于胜负,不纠结于烦恼,懒得树立让我和他们头疼的对手,这就是我,我也清楚这就是我那无法摆脱的操蛋命运。如果真要打咱们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你说呢?”
他一手握住钢缆,将自己吊在空中。
“那么,还请拜托Patricia小姐帮我照看好我家里那群不懂事的家伙,多谢了。”
说完,他就嗖地滑了出去。
“真是……”Patricia翻了个白眼,拿起对讲机,“狙击手,解除警戒。”


“就是这里了。”
在始末那边买的抗性卷轴还是发挥了用处,起码他现在还活得好好的。
“现在”。
他曾经也与不少相当可怕的奇术师打过照面,尤其是那个没能挺过年度优秀队员选举的家伙。
还真是可惜,如果他在这里一定有办法。
不过现在更大的问题是,
怎样赶走这头小狗或者用骨头将小城从他的嘴里挪出去。
曾经的他对付这种事情钱到位手到擒来。
问题是他现在一没背景二没势力三没钱。
头大。
如果不是那个混账Wells管理着小城,他早就想办法把小城改造成一个巨型稳定锚来对付这头疯狗了;
“独立者”型号的,
好吧那好像更混账。
如果现在蹦出一个家伙让他二选一,
肯定选蓝的。

“睡吧,睡吧。”
他伫立在城墙之上,一边是无尽的深渊一边则是冷漠的社会。
他点了根烟,被雪水无情地打湿。
他给欧米伽发送了最后一条讯息,随即便在城墙边落了下去,不知是被乱流卷入亦或者是自愿跳下。
随后便成为了黑暗的一部分。

“启动冬眠程序。”

唯剩无尽的狂笑……被刺骨寒风所撕扯着。

撕碎着。


“歪,欧米伽,这次队长要我们睡多久?”Panty一边收拾着手术器械,一边问道。
“不知道,可能会很久,直到先生归来。”
弯腰收拾东西的查尔斯和米克斯略微对望了一眼,饱含深意地瞥开视线,抿了抿嘴,没有说出口。
回不来了,对吧。

一号冬眠仓•状态:ON

二号冬眠仓•状态:ON

三号冬眠仓•状态:ON

四号冬眠仓•状态:ON

五号冬眠仓•状态:ON

“各位,你们先睡吧,我再去收拾一下先生的办公室。”
说着,舱门关闭,玻璃表面凝结出雪花状的霜。

欧米伽头抵着最后一个冬眠仓的玻璃,低语着。
“你不会回来了,对吗?”
泪,无声地落下了。
“谢谢。”

一条机械臂伸出,将酒吧门上的运营牌翻了个面,缩回去,开始休眠。

【鸦巢】已关闭


一个冬眠仓敞开着,一个陀螺在里面旋转着,不知何时会停下。

“我选红色,谢谢。”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