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的开端
评分: +2+x

在北城区临街的一间建筑物内人头攒动。这栋建筑物是小城的地理俱乐部所在地,不过长时间非常的冷清,门可罗雀,北城区的建筑都是这样,或者说这就是北城区的特色。不过今时不同往日,这里一时间成为了整个小城最热闹的地方,尤其是地理俱乐部门庭若市。

一名上身穿着整洁的白色衬衫,披着一件灰色长衣,下身穿着平整的灰色长裤,脚上踩着一双干净整洁的棕色皮靴的男人正在桌子旁对着桌子上摊开的地图指指点点,时不时便对着周围络绎不绝的看客们讲着什么。实际上,这个男人只是中等身材,在人群中不算显眼,但在这里,他就摇身一变成为了最亮的,最显眼的。

这些看客们来到地理俱乐部的人们不为别的,就为了听卡伊维斯(Kaivis)男爵德赛尔·斯科德(Dessel Scord)讲述他探索东境海洋的宏伟计划。德赛尔·斯科德在448年时被小城国王奥卡斯特·科达二世(Okast Koda II)封为卡伊维斯地区的男爵,这是因为他在一次小规模的战斗中保护了国王,而且由于他的英勇作战,使得军队大胜而归。不过今天他要干的事和他受封的事迹一点关系都没有,不知为何,他突发奇想,打算探索小城周围的所有地区,有多远就探索多远,东境海洋只是他探索计划的一部分。为了探索的需要,他直接向国王申请了一笔资金,国王在权衡利弊之后欣然同意,顺带还从王国海军支了三艘三桅帆船供他与他的船员们使用,卡伊维斯男爵也就成了船长。

这时候,一个男人闻讯而来,他挤开了门口的人群,艰难的到达了卡伊维斯男爵的身旁,随后便像老朋友似的拍了拍后者披着长衣的的肩膀。这个刚进来的男人是卡伊维斯男爵的老朋友德里克·卡拉曼(Derek Karaman),他和卡伊维斯男爵一样是地理俱乐部的会员,而且他对德赛尔·斯科德的计划很感兴趣,打算加入船队,成为探索者的一员。很显然,熙熙攘攘的人群并没有阻挡住他探索世界的热情,这一天,他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地理俱乐部室内。

“嘿,好久没见了。最近过得怎么样?”卡拉曼的手搭在卡伊维斯男爵的肩膀上,用久别重逢的故友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周围的人群立即四散开来,给这位新来到的客人腾出一片不大不小的空地。

回过头来看到卡拉曼脸庞的卡伊维斯男爵突然两眼放光,兴奋地叫喊,他突然间语无伦次,不知如何是好。这位男爵和他的老朋友德里克·卡拉曼自从三年前——也就是450年的西部战役后就再也没有见过面,有传言说德里克·卡拉曼已经英勇作战,死在了战场上,甚至有人说亲眼见到了这位军官的尸体,听着这些传言,德赛尔·斯科德不得不相信朋友已死。那时,他便整理了他和德里克·卡拉曼的相识,相伴,相别,写成了一本《沙漠的灵魂》。德赛尔·斯科德从没想过自己能和德里克·卡拉曼重逢,双眼不禁涌出了激动的泪水。

他俩互相拍了拍肩,激动得什么话都说不出。就这么一会儿,身边的人群就这么看着他们,所有人无不面带微笑,祝福着这两位久别重逢的故友。


“今天是453年5月29日,天气晴朗,风向正东,风速适中。”卡伊维斯男爵双脚踏着卡拉克号(Karake)三桅帆船上层甲板,将海图放在了阳光下仔细地钻研着,还伴随着他自己的自言自语,“当初的探索者给的图都是模糊不清的,而且他们探索的距离竟如此之近。但是即使这样,这些图画却曾一度被奉为真理,那么我们是否能够取得比这些图画更大的发现呢?我们是在前人的脚印上继续,还是仅凭我们,开创新的道路?”

德里克·卡拉曼在一旁摆弄着一支鸟枪,长时间在外的流浪生涯让他养成了一种对枪的亲切感,这种亲切感远比他作为一名军官时的更强烈。卡拉曼看着在卡拉克号左后方的进取号(Enterprise)和突进号(Advance)上搬火药的水手们陷入了沉思。

“扬帆,起锚!”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