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巢诊所】

昨天晚上的事情让你心烦意乱,你决定一探究竟。
相比起昨天晚上,白天的酒吧内则冷清了不少,查尔斯依旧站在那里,不过并不是在调酒,似乎是在烹饪,周围也没有昨晚的那群女生,只有几个家伙坐在那里,拎着厚大的雕花啤酒瓶,在吧台上打着呼,瓶中的泡沫慢慢破碎。

你推门而入。

“喔,你好,欢迎光临。昨天晚上过得愉快吗?”

查尔斯转过身,一眼认出了你,并且开始询问昨晚的经历。

“昨天晚上很抱歉,我和队,老板有一些私事需要处理,很抱歉独自抛下你。”

你摆手示意没有关系。
你询问了一下Soil在哪。

“你指先生?他在楼上会诊,需要挂号吗?”

没等你反应过来,他已经将一张号票递到你手中,自己继续低头忙活了。

你走向通往二楼的金属门。
门自动打开了,是一扇气密门。

空气中弥漫着些许消毒水味,但没有你曾经去过的任何一家医院那么呛鼻,甚至空气中带着些许香果兰的香气。一旁的升降机上有4个隐蔽的卡槽,应该是用来固定病床用的。

你走向二楼。

“你好,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的?”

是一个女人,她的脸上有很明显的机械纹理,是个机器人。她坐在柜台后,身后的墙上爬满了香果兰,盛开着白色的花。

你将查尔斯给你的纸条递给她。

“啧,查尔斯他又随便挂号,我还以为是有人预约呢。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先生的AI助手兼秘书与搭档欧米伽,同时也是这家诊所唯一的护士。说吧,哪里不舒服?”

她将纸条撕碎,扔进垃圾桶,询问道。

你告诉她你只是想来见见Soil

“你要见先生?不是生病?噢天哪但愿你不是条子或者其他什么的,我可不想再清理一遍地板上的红色染料……喔,抱歉,我说多了,如果不是看病那去最里面那间房间就行,记得敲门。”

你向走廊深处走去。

沿途有很多房间,你透过门上的玻璃可以勉强看清里面构造,每一间内都立着一个巨大的管型设施,地面上的导轨刚好可以让那些设施“躺下”。

你来到最里面的房间,敲了敲门。

“请进。”

气密门自动打开了,房间内基本都是由金属构成,与楼下酒馆的老旧风格截然不同,这里给你一种“2077”年的感觉。

“嗯哼?怎么样?很吃惊吧?”

Soil坐在办公桌后,两条腿翘在桌子上,嘴巴边上有一抹白色的膏状物。
他明显察觉到了你的眼神,用大拇指一抹,放进嘴里。

“不必惊讶,泡芙的奶油而已。”

他从身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一盒泡芙,递给你。
“来一个?”

你推开并表示了拒绝。

“喔,我这辈子第一次发现尽然有人不喜欢泡芙,也有可能我早就发现过然后忘了,管他呢。”

他的嘴角很隐蔽地抽了抽,你没有注意到。

“说吧,来找我干嘛?”

你说你只是想串个门。

他的脸色有一丝难看。

“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你是不是对昨晚的事情感到疑惑?”

你点了点头。

“你要知道,这个地方怪物云集,我不知道你以前是在哪个宇宙,有可能有基金会,有可能没基金会,有可能GOC炸平世界,更有可能黑皇后统治全球,管他呢。你只需要记住,活着,是第一要务。”

他的神情有些严肃。

“我曾经见过许多像你这样的菜鸟……”

他的眼神有些黯淡。

“他们都死了。”

“先生,有人来访。”

欧米伽的声音从他的右肩处传来。

“很惊讶吗?这是机械手臂而已,还有更惊讶的。”

说完,他的右袖突然被撑开,机械手臂比刚才大了不止一倍,无数机械组件外露,右边的机械义眼散发出微微蓝光,看起来十分威风。

“好了,表演结束,我要失陪一会,如果有什么事可以先自行离开。”

他收好机械臂,换了件白大褂,走出门前,说道。


你走在路上,回想着刚才看见的一切,着实羡慕Soil的那条机械臂。一个女人靠在墙边,掸了掸手中的烟灰。
突然,一双手从一旁的巷子里冲出来,捂着你的嘴,将你拖进黑暗。

“如果你吃了那个泡芙,可能就没有现在那么多事了。”

黑暗中,你隐约看见一只茵蓝色的眼睛注视着你,眼中充斥着怒火。

“我讨厌那些不安定因素,而你正是其中之一。”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