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 火 索
评分: +4+x

这是本被遗落的书。

这本书记录着一位十二联合的人物的最后几年活动时的琐事。

这是MrPasserby在不经意间发现的,上面布满了灰尘。

MrPasserby:“或许,我们都被官方所宣称的历史所迷惑了。”

他打开了书。

只见上面写到:


等你见到书时,或许我还活着,但,我活着不如死了罢了。

我是名和平爱好者,在和平时期,我见到了不为人知的一面

那是小城纪元570/05/21日,官方宣称事件的两年前。

在大势所趋的情景下,两国的政治代表在和平会谈上握了手,并签订了和平协议。

但是,两国的野心并没有因此终止,且双方的矛盾也不是就一纸协议能平息的。

在时代所需要的情况下,小城建立了小城中央情报处,用于间谍活动,但是活动经费并不是太高。而南沃特瓦尔斯帝国却建立了帝国国安局。



双方在接下来两年里一直进行着间谍活动。但直到571/2/13日我才正式的接触这项活动,那是一天早上。

叮叮叮… 叮叮叮…….


电话响了。

我从床上爬起来,拿起电话筒接听了电话。

“喂,请问你是?”我疑问道

“我是William·Jefferson·Clinton,可能你还不认识我,我是邮局的新届员工,有个叫Jake·Wood的人给了寄了一件物品,请你过来取回。” 她说道。

“可能你找错人了,我没有朋友叫Jake·Wood。” 我回答道

“可是邮寄地址上面写的是你家的门牌号呀,我们邮局是通过门牌号来得到您的联系电话的。”那位通知我的女人是这样回答的。

我只好答谢,并声称我一会去取。

穿好大衣我就出门了。

大概25分钟,我走到了邮局

向取邮的人一问,他真的查到了我的邮件。等他要去取的时候。

我向他问道:“请问您知道一位叫William·Jefferson·Clinton的女员工吗?”

只见那个人想了想,回答道:“我在这工作有两年了,就没听说过这个名字,先生您有什么其他的问题吗?”

“没有没有,您可以去取了”我向取邮人说道

等到邮件取回时,我就匆匆忙忙赶回了家,我觉得早上这事太邪门了。

回到家后,我快速拆开了邮件。里面有张纸条和一个脸皮,还有一份文件。

只见纸条上面写到:

今天下午5点,南城区
小巷与暴露情报的人
见面,你伪装成对面
国家拿情报的人,拿
走真情报,把邮件里
的这份假情报给他,
然后尽量快的溜走


我当时是直接看懵逼了。但在想想组织内部的情报表后,我得出了这样的语句。

今天下午5点,南城区小巷与暴露情报的人见面,你伪装成对面国家拿情报的人,拿走真情报,把邮件里的这份假情报给他,然后尽量快的溜走。


这…….. 我又不是情报部门的,为什么摊上了这破事。

没办法,为了听取组织安排,我只好那么做。

下午四点半,我到达了南城区,主要是因为要找接头的地方。

在接近居民区的地方,我发现了异常。

一群人开始聚集在一起,特意的观察路况,那条路上的人流量明显少了不少。

于是我就带上了脸皮,正大光明的走了进去,他们观察的人没有设法阻拦我。

里面果然有个人,只见他有只脚蹬墙,双手交叉,口里不耐烦的叫嚷着,看来是因为他在这等了很久在此抱怨。

声音不大,也不算小,我就象征性的咳嗽了两下。

吭吭……

他显然是被吓到了,然后看向我,非常不满的对我说到:“你终于肯来了。”

我就盯着他,也不回他的话。

他紧皱眉头,然后很快的说道,这是资料。

说着,他就拿出了,一打黄色的文件袋。

我心里想:“这个叛国贼,他到底想怎么样?手上拿着那么多的资料,就仅仅是为了帮助别国吗?。”

没办法,因为现在还在任务中,我没法制裁他。

就只能伸手拿走了资料,检查了一下。然后在他不关注我时把假资料混入其中。

我对他说,不行,这次资料不属于我的需求范围。于是把那套假资料还给了他,然后慢慢的走出了他的视线。

在走出他的视线后,我就立马逃离现场。并撕下了假脸皮

他本来想说什么,结果另一个人又拍了下他的肩膀。

问道:“你在看什么呢,快把规定的资料给我。”

那个男人面色苍白。

支支吾吾道:“怎么还是你。”

“你在胡说什么呢,快把资料给我,不然有你好看的。”,那个男人大吼到。

交情报的那个人有点慌张,他没有多想,为了保命,他立马把我给他的假资料交了出去。

后面的情景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最后任务是成功了的。

小城纪元571/3/5日

组织要求我返回总部,我就去了。

返回总部后,我被上级第一时间领到了办公室。

我本来是想问上级什么事,但他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说起了,对面的国家组织。

作为一个完成任务的特工,你该知道:

在对面国家的国安局内,他们有自己的一套语言系统。分别是如下的几条:

1. 在问及不知道的事情时,他们会选择最优先主动的回答。

比如他来我们小城进行情报探索时,你问他没去过的无限的早餐店,他不知道怎么回答。那如果你试探性的给予一个错误答案,他就会主动中套。

2. 在问及自己的来源时,他们一般会说的很低微,并表明自己初来乍到,啥都不懂,但是,在用你都不懂的系统时却格外的熟悉。你问他,他只会沉默不语,有的人甚至会被杀害。

3. 他们做事明目张胆,当然在刺杀时却做的无害,这是在迷惑你没有危险。他们可以用任何可用的方式进行完成目标,因为这不是在他们的国家。当然,他们藏的很深。以至于跟普通居民一样。

还有,你需要熟悉他们的做事方式,这是一段记录。

只见电脑上闪了几下。


一段视频开始播放。

首先先是一位政府官员被绑到位置上。

对面类似国安局分区的头头亲自质问他,是为了什么背叛国家。

而那位官员却一直说自己没有,是国安局冤枉了他。

只要他说没有,那位头头就开始抽他。抽到他鲜血直流。

他们两持续了很久。

直到一个新人进来,他主动担任了询问他的责任。

老大退下了,新人和政府官员留在了房内。

新人开口说道,你就是那个叛国贼是么?

那名政府官员再次重复到,我不是叛国贼,是你们抓错人了。

那这张照片怎么解释。

说完新人拿出了照片。

上面那个拿着情报的人,正是那名政府官员。

政府官员慌了,他还是没有承认,而是在流了汗后说道:“为什么不上交成证据,有证据就可以直接判刑了。”

那名新人回答道:“判刑是应该的,但我更想听一件事。为什么要背叛国家。”

那名政府官员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我就不过是拿了一堆破纸去换钱,什么背叛国家。你们是真有问题!”

那名年轻人笑了笑,说道:“原来在你眼中国家的机密就是一破纸,行了,我也不纠结什么,说完,年轻人就把手一直掐着那个政府官员的脖子。”

画面戛然而止。

已删除 the way to….. •mp4


看到没有,国安局对于叛徒0容忍,完全不给叛徒人权,这说明,他们还不是一个完全的法制国家。

然后上级又给我补充了一大堆的理论知识。

最后,他说道,回去休息吧,你已经被移到新的工作单位了。

等有事我再叫你。

我同意了。

于是我就这样又无任务了很久。

直到……..

小城纪元582/05/21

那天的雨,我依然记得。

那是我人生中最后悔的一天。

当时,上级给我了一个目标,就是刺杀对方的外交部长,用来改变两国的外交形式。

秉着不破坏双方和平的前提,我答应了。

那天的任务异常的辛苦,主要是没办法在身上带可疑物品。周围还都是派来的看守和维护秩序的军人或警察。

我和我的队友,只好在一个不显露的屋顶架枪。

但是因为活动重大,枪械的零件运输工作受到了极大的阻碍。

有几个下线因此被捕。

且警方发现零件后防御等级更高了,而且开始搜查街边一带。

我当时很急,剩下的队友在帮我把门,而我却要确保杀死那个外交部长,而不是多打一个其他人。

离规定时间越来越近,车队也来了。

这时,耳麦发出了声音。

???:“好的,现在你的目标是从右数第2辆车的第2排窗子偏左。”

???:“收到请回答!”

我:“知道。”

我拿着枪向右转了转,这时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我有点紧张了。

我告诉自己不用慌,任务马上就可以完成了,但不知为何,心跳反而越来越快了。

我这时一个深呼吸,砰的一响。子弹飞快的从狙击枪内部飞出。

嘣,玻璃碎了开来。

接下来,街上一片混乱。

我丢下了枪,提醒队友,我们一起从屋后的楼顶,向前跳去。

然后通过事先准备好的梯子,我们混入了另一条街的人群。

任务是完成了-——

但是,恐怕有什么搞错了……….

第二天,我拿起早报,发现上面写的根本就不是外交部长。

而是名高官。

我打电话给上级,他们对我冷笑着说:“哈哈哈哈,在我们这个组织没有什么可以相信的,我们一直需要个战争借口,现在就这件事不就成了吗?”

“难道说,这两年你们一直在为此准备?”我询问道

“那你就错了,不是我们在准备,是我们准备挑起两国的战争。”上级回答道

“那这样有什么好处呢?” 我表示疑惑

“战争只会磨耗两国的实力,等他们磨的差不多了,我们就可以一举而上。我们就可以夺权篡位,改天换命。”上级有点疯癫的回答道。

我……. 我挂断了电话。

他们到头都没有开除我,但是我已经无心去工作了。

是我造成了这一切,是我,是我………..

是我,是我,是我…………………….


书到这里就没有记录了。

MrPasserby:“或许知道真相还不如被官方的语言所迷惑。”

MrPasserby:“这个小伙其实不值得这样自责。”

说完MrPasserby就拿出口袋中随身携带的打火机并点了火。

火彻底烧毁了这本书。

可能他是我们中的任何一人,只要他还活着。

MrPasserby笑着离开了。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