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普通人の普通的一天

2/15 Friday

清晨,我在窗外的乌鸦声中醒来,缓缓地起身,摸了摸身旁的衣服,还好,没有粘上奇怪的黏液或者血液。我踢踏着拖鞋进入了卫生间,榨出了牙膏筒中仅剩的一些牙膏,然后随手把它扔进了垃圾桶。刷牙时我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今天是周五,很好。
打点完毕后,我拉开了房门,早餐已经被放在了门口,一杯橙汁一个三明治,一如既往。我俯身拿起餐盘,把早饭拿进了房间。吃完早饭,我拿着餐盘来到了前台,拉开了服务台的门,径直走向内部。
里面是旅店主人的房间,她不在。对于一个女生来说,这个房间还是太过简朴了点,没有海报,没有墙纸,没有各种玩偶,什么都没有。和我住的客房基本上没什么不同,除了多了一个厨房。我走进了厨房,里面是许多个已经被擦洗完的盘子,正有序地摞在水池旁的盘架上。我快速地把盘子洗净,让它也成为它们的一员。
我走出了旅馆,这个时候街上的行人还非常稀少,所以我一眼看见了她。她今天穿了一件淡蓝色的长裙外加一双白色的高跟鞋,我喜欢这个搭配。她这时正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周围停留着四五只乌鸦。它们应该都是被她手中的三明治吸引来到,而她也是这么做的。我没有说什么,只是从她身旁经过。
“早上好啊,大厨师。”她肯定早就看到我了,等到我走近了,她才开口说道。“别这么叫我,我不喜欢这个称呼。”她笑了,声音很清脆。“你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呢。”“你也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心泛滥。”我看着她手中只剩下一半的三明治,恐怕她自己没吃几口,全便宜这帮飞禽了。这基本上就是我们之间的日常招呼了。我没有过多停留,只是快速赶往了酒馆,还好,今天上班路上没有遇见恐怖袭击,也没有遇见帮派巷战,也没有突如其来的龙卷风或者洪水,一切相安无事。
到达了酒馆,此时的它寂静无声,想必是昨晚狂欢的宿醉,我能闻到内房传来了很浓郁的酒气,酒气中夹杂着轻微的硫磺味。但这些都与我无关,我只操心我的餐厅就行了。
来到二楼,售卖机里的鲱鱼罐头又少了四罐,应该是昨天晚上楼下的酒客买的。我用钥匙打开了餐厅大门,此时的餐厅寂静无声,就像睡美人一样,但再过几个小时,她就会显露出她热情奔放的本色。我测试了内厨的所有器具,一切正常,看样子昨天晚上没有喝醉的人上来搞破坏,太好了。这个时候楼下响起了我的名字,看样子是送食材的人来了。于是便急忙赶了下去。电梯运了整整七次才把所有食材运到了餐厅厨房里,食材都装在密封良好的袋子中,我不是歧视或者讨厌章鱼,但我真的怀疑让它们来送食材是否有些不妥。
就在我整理这些食材时,两位少女也来报道了。我叫她们到后厨卫生间换好工作服。不得不说,在早上看到两个穿着女仆装的可爱美少女实在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我给她们简单交代了一下,便又回到了食材身边。就在我差不多处理好食材时,剩下十个人也来了,刚刚好。我把处理好的食材交到他们手中,便去到了餐厅里休息。并把挂在门把手上的牌子翻了一下。
在开店二十分钟后,迎来了第一位客人,西装上没有血,鱼鳃上没有虫子,鱼鳍上没有伤痕,很理想的客人。他要了一份虾仁粥,一天的正式工作就这么开始了。就在客人的虾仁粥刚煮完时,一个菠萝滚进了餐厅,原本应该是记他工作迟到的,但看它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是遭遇了什么事情。所以我并没有说什么,他也很识趣地前往自己的工作岗位了。一上午,相安无事。
到了中午,我把店交给了他们,独自一人提着一个篮子离开了餐厅。
我来到了镇图书馆,这个时候图书馆门外一个人也没有,想必图书馆内也是。敲了敲那扇高大的门,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很羸弱的女生。她看见了我,用细微的声音说了声:“中午好,先生。”之后便跟着我来到了图书馆前空地上的一张石桌前,我从篮子里拿出一套茶具和一些饼干,就这样我们在下午热烈的阳光下吃起了下午茶。二人无言。吃完了,她帮我把东西收拾进了篮子,然后她给了我一个保温瓶,我拧开一看,里面已经空了,便笑了笑,从篮子中拿出另一瓶保温瓶,沉甸甸的,递给她时,我轻轻说了句:“里面是腌笃鲜,记得喝掉,养养身子。”她接过了瓶子,向我鞠了一躬表示感谢,并再次用那种细微的声音说了句:“也代我向她问好。”我点了点头,便提着篮子回到了餐厅。
回到餐厅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此时餐厅里没有新进入的客人了,而剩下的则围着圆桌接着酒性侃侃而谈,触手和手臂一起在空中挥舞着。我给员工们做了晚饭,也包括我,他们因为中午饭一般都没时间吃,所以晚饭我做的比较丰盛。我们坐在角落里的一个圆桌吃着饭,一边吃一边聊着今天餐厅里餐厅外发生的事,果不其然,菠萝说他在上班时被一个调皮的孩子扔到了一辆行驶的卡车上,这辆卡车刚好跟餐厅方向相反,所以它才花了这么久才到达餐厅,这段经历都引得我们发出了愉快的笑声。
下班时,我锁好了店门,所有人一起离开了酒馆。其中有两个人和我顺路,于是我们便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期间他们一直打听我和旅店主人的进展如何,但我缄口不言。很快,到了岔路口,他们二人也向我道别,从另一个岔路口离开了,黑暗很快吞噬了他们的身影。我没有说什么,独自一人走在会旅馆的路上,伴随着我的只有偶尔传来的争吵声,鸟叫声与枪声。
远远地,我就看到了旅馆门前的灯光,灯下还有一个瘦小的人影,我快步走了过去,发现是她,她依然穿着淡蓝长裙和白色高跟鞋,但是夜里寒冷的天气也为她增加了一件大衣。我站在她面前,默默无语。她用手臂围住我的脖子,踮起脚尖,说道:“欢迎回来,大厨师。”说罢,她给了我一个深情的吻。我没有说什么,只是闭上眼,享受着唇上温暖的触感。吻了一会后,我们结伴走进了旅馆。
我们在她的房间里看着电视,说是看电视,但我根本不知道我在看什么。她看着我,眼含柔情,我故作轻松地把头扭到另一边,这个时候我身后传来了一句询问,充满着和她的眼睛里一样的柔情的询问:“明天周六,和我约会吧?”在那一瞬间我脑海中思考了不少于十五个的看上去得体的答复,但当这些答复到嘴边时,全都变成了一句听上去很傻实际上也很傻的:“好啊。”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