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日常

黑暗群星下的小城


评分:+14


评分: +3+x



小城的群星是灵魂的折射,即使星辉陨落,也会在每次旭日东升中,蕴藏新的繁星,永恒地闪耀在每个黑夜。




漆黑,一无既往的漆黑。远处的乌鸦胡乱地叫着,黑夜同样中涌动着暗流,半枯的草微微摇摆,几乎一瞬间,

“碰!”

一头野鹿应声倒地,孤枭起身。



一年前,“陨落日”事件使小城陷入了黑暗,
伴随着太阳坠落与群星消逝,小城的时空开始撕裂,无数条时间线交织撕扯,混沌与邪恶接踵而至。临时成立的小城联合组织也被欺骗与暴力拆解得支离破碎。

谁都不曾想,温馨而又安逸的小城也会被黑暗和血液填满。

同往常一样,孤枭用暗火烤熟食物,在树上吃完后,掩盖痕迹小睡一会。树下的骚动惊醒了孤枭,他摸起手枪,看了下去。草丛中两个人正在撕扯,赤裸的女孩挣扎着,在这黑暗中,蔓延的恐惧与欲望让人窒息。他叹了口气,悄无声息地挪向更远。

死亡随时可能到来,现在,让他休息一会吧。

一声枪响,孤枭耸耸身子,拿起了狙击枪。
透过夜视镜,那被欲望充斥的男人的头部已被贯穿,颤抖的女孩伏在树边,身旁是全副武装的她,她捡起男人的背包迅速离开,少女呜咽着,孤枭竟看得有些着迷,不过现在不是时候,现在是机会。

“她”已经与孤枭交手将近几个月了,同样是狙击手。在无数次与死亡擦肩后,现在他终于可以稍微睡好一点了,狙击镜的十字慢慢定在了她身上,她却突然转身,扶起了女孩。

她疯了,绝对。

作为这黑暗中的狙击手可不能有同情心。

那就——————

撼天动地的声音猛然响起,高耸的树木被拦腰折断,伴随着尸骨碎裂的声音和无法辨识的呻吟,两人消失在黑暗里。那是北境森林顶级掠食者特有的猎杀方式。仿佛刚才的事情不曾发生,只剩下半具扭曲的尸体凌乱瘫在地上,等待着被食腐生物饱餐一顿。出于恐惧亦或惋惜,胸口的阵痛催促着孤枭离开。

他迅速地起身,留下长长的叹息。
不幸,被什么绊了一跤,于是孤枭爬起继续跑,跑开恐惧,抛开焦虑,企图逃离这无形的绝望。




孤枭伸着脖子贪婪地嗅着空气,他能感觉到那么点清晨的味道,然后他闻到了剧烈的腐臭,差点吐出刚吃完的罐头餐。于是悻悻地站起来,开始了又一天的挣扎。

森林是偷袭者的天堂,不到一会,孤枭便找到了目标,他不喜欢杀人来抢夺食物,自保除外,当然并不是因为什么莫须有的正义,只是他仍然对死人有本能的厌恶,更别提相比人来说,动物可好杀多了。

“砰!”熟悉的枪声,不过并不是孤枭的。子弹擦着孤枭的脸飞进了草丛,刺破宁静的攻击让孤枭懵了一下,在黑暗中被发现,会是他死因很好的开头。

孤枭的夜视仪慌乱中掉到地上,顺利地让他撞到了树上,“操!”颤抖着掏出手枪,他寻声射去,三声枪响使没有防备的孤枭短暂的耳鸣,

寂静袭来。孤枭失去了夜视仪,在黑暗中摸索着,剧烈起伏的胸腔让他一度失去意识。
他匍匐爬向一棵树,背靠上去,没有太阳与也没有月亮,绝对黑暗中什么都看不到。突然,一声“啪嚓”,孤枭没有犹豫,手枪的子弹一股脑打了过去,直到黑暗中只剩弹壳撞在一起的声音。

孤枭摸到夜视仪,向那边望去,一个人瘫在地上,腹部中弹,脚边是折断的树枝,颤颤巍巍吐出一口气,“Steve……”

察觉到孤枭,那人用食指指了指头部,孤枭点点头,扣动扳机。

在黑暗中,又出现一具尸体。

孤枭起身离开,就在这是,他感觉到了身后潜伏的杀意。几乎是同时,孤枭卧倒,而那巨兽自草丛冲出,另一边又是一阵震耳欲聋的嘶吼,“墨瑟?!”他的声音很快被盖了过去。

墨瑟早已化为龙型,伸着脖子,青筋暴起,狰狞地冲向巨兽,孤枭定睛看去,那巨兽便是北境森林的顶级掠食者,四肢粗大,布满鳞片的庞大身躯摇晃地奔走,张开了满是腥臭的血盆大口,墨瑟躲闪,咬进了它的脖子,孤枭顺势逃离,爬上树去。

而墨瑟被巨兽一甩,撞断数根巨木,做惯了霸王的巨兽双腿直立,撑着身子向墨瑟嘶吼,墨瑟以音速再次冲向巨兽,企图将它带离地面。

孤枭得赶紧找的地方躲起来。




孤枭走在森林缝隙间,以极其缓慢的速度漫无目的地向前,时不时抽出夜视仪环视周围,不过很显然闪烁的电量槽正叫他赶紧充电,孤枭步入草丛之中,拿出充电设备,微弱的红光标志电量的告罄,他叹了口气,无奈又来到了小城残留的发电厂,半闪的橘黄路灯光亮让他感到温暖同时又警醒,在仔细确认四下无人后,孤枭踏了进去。

一个黑影潜伏着,悄悄移来。

不等他转头,枪已经抵在他头上。

“孤枭,是吧?”

孤枭僵在原地,“您是?”

“Cick,我想我们见过,在联合组织的时候。”

孤枭想起了他,Cick,那时他还有一个特征分明的……“你手杖呢?”“渍,丢了。”“孤枭识相地将背包递过去,但Cick又还给了他,他皱起眉头。

Cick见状放下枪,说道:“你不觉得,与人合作或许能活得更久?”

“我在联合组织内名声不好,的确,你可以不信任我。”Cick说着,将自己自制的暗火器递了过来,孤枭笑了,“你又为什么相信我?”“你的狙击技术和作战能力有目共睹,我也赌一赌呗。”

“赌什么?”“用我的命赌你还残存的人性。”两人说着,消失在发电厂黑暗的边缘。

“你打算去哪?”

“去雪原。”

“嗯?为什么?”

“雪原的危险小,而且那里还有一个科研考察站,里面的供需物资或许还在。”

“坠落日前我去过。”孤枭思索着,后面的话不必再说:环境更是恶劣。

“我有供热装置,小城时期的,敢不敢?”
孤枭将肩顶在Cick身上一下,算是同意。

没有准备时间,孤枭和Cick就这样踏上了旅程。

一路上跌跌撞撞,在这黑暗中是常事。

要到雪原,必须横穿小城,或者渡过海洋。他们明智地选择了后者。

小城的样子已经不是从前,每一个角落都可能潜伏着猎手。海洋或许浩大,但码头有试运营的潜艇,可以一试。

Cick用夜视仪望着四周,“那条大蜥蜴应该不在吧?”

“不在,前几天在东边来着。”

“骷髅呢?”

“没看见。”

不得不说,有人相伴睡眠都比以往要好,两人简单的休息后,踏上了海洋与雪原之路。

不知原因的大火在森林里蔓延,火光照射着那喧闹的黑暗,现在,所有人和所有非人东西的伪装都被揭开,冲突将不可避免。Cick拿着手枪,侧过脸问道:“你猜第一个遇到的会是什么?”“最好是人,上次遇到的玩应我至今还恶心,老鼠一般的尾巴,圆形的头,以及弯曲到惊人的后脊。”

“啊,那个,吃起来像掺金属的牛肉。”

“草。”

比起往常惨叫声却异常的少,所有的“活物”大概是忘记了如何在光明中捕食。离码头越来越近,孤枭和Cick暂时躲进了残壁的旅店,里面住着至少三个人,微弱的火光照射出模糊的人影,三双眼睛狠狠地盯着他俩,长期在黑暗中的眼睛里满是血丝。这是一场默不作声的较量,谁都不愿打破这份奢侈的宁静。
Cick率先放下了枪,将自己的食物展示给他们,扔了过去,一个人开始检查Cick背包,确认都是食物后又扔了一部分回来,孤枭进了旅店的角落。而Cick开始装子弹,“你干什么?”“你猜。”“算了吧,这里的安静是我好久没享受的了。”“你留给别人的机会就会成为自己死亡的原因之一。”

Cick上好膛,“放心,只是麻醉剂。”

几声微小的枪响后,孤枭走了上去,看见倒地的三人,以及——

一具女尸?孤枭下意识用手电照了过去,只遮住上体的残破衣物露出白皙的皮肤,双眼无神的望着前方,没有血色的嘴唇微薄且深紫。
孤枭见过她,在小城,她,她怎么会……被黑暗遮住的记忆随手电传出的微光擦去尘埃。
孤枭想起来了,,虚幻的记忆已被撕碎,他想喊叫,也想哭泣,最后只是简单的——

“呕……”

“怎么?你认识?”
孤枭默不作声,掏出了匕首,一刀一刀的插入了已经昏过去的三人。从胸膛划到底部,拉出了肠子,“呃,枭?”下一个,用力插进了颈部,然后左右摇晃,直到头与身子仅剩薄薄一层连接,鲜血吐着白沫大片大片涌出。“这有点……”最后一个从眼睛刺入脑袋,溅了Cick一身。“或许是误会……误……”

孤枭紧紧抱起她,凉彻的肌肤与浑身发热的他碰触,跳动的心抵在她的胸口,但再也不能换来一点回应。没有廉耻,没有道德,更没有什么希望。孤枭抚摸着她的全身。“呃……现在不是时候……孤枭?”

二十分钟后,孤枭将她用衣物遮了起来,与Cick出了旅店,两人沉默前行。海的附近是血红色的,上面飘着几具不知名的尸体,即使是小城最边缘,也能感受到蕴藏在里面的杀意与残暴,就在这时,一股紫色的烟雾裹挟着腥臭味隐隐传来。“我们有麻烦了。”Cick掐掉没有点起的烟,露出了疯狂的笑容。

孤枭望去,雾的最里面,地狱的恶魔正不紧不慢的走来,“渍。”孤枭架起枪。
Cick拦住了他,“你知道,枪对骷髅没用的。”“那我们等死?”“当然不,是寻死。”他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把红色的枪,“信号枪?!你疯了!”

“砰!”赤色的太阳缓缓升空,将浑黑的大地照成白炽。Cick怔在原地,然后笑了。

“你在干什么?!”“邀请,”他盯着前方,那恶魔仍然在前进。

骚乱与涌动酝酿着,“看吧,赴宴者来了。”猩红的触手迅速地抽了出来,将“骷髅”打翻,地下钻出了一条巨虫吞食了它,随后一声巨响划破空气,巨虫倒在地上,不知何时冲进的六足生物啃食一口巨虫,随即准备逃离,而巨虫腹中的冒着烟雾的骷髅冲破虫身,拽住六足生物的尾巴,它摇摇身子,脱落尾巴,离开了这血腥之地。猩红的触手露出身首,没有规律的头部狰狞地吼叫,数百条触手翻滚着,将枯骨与烟雾缠绕。

“我们该走了。”

Cick与孤枭潜入了黑暗。

“为什么他们不攻击我们?”

“大概在他们眼里我们无非蚍蜉。”

万幸,潜艇仍在那里搁置,Cick熟练地打开舱门,开始调试。

“你还会这个?”“无聊学的。”

潜艇的螺旋桨搅去泥泞,开始转动,微弱的探照灯闪着光亮,缓缓向前。海底并没有什么异兽,只有沉浮的各种尸体与残肢。愈往前,愈是能感受这持续一年的厮杀到底有多少生灵惨死。孤枭望着,企图寻找熟悉的面孔,

“非要看见自己认识的都死绝了你才甘心吧?”

Cick说着,一只眼睛放在潜望镜上,稳稳的驾驶着潜艇。孤枭转过头,“这里似乎有人工开凿的痕迹。”

“是我们幸运,当时小城拟建海底隧道,”

“不过后面的路可就难走了。”

不知何时,舱内开始颠簸,

许久,Cick说道:

“看来雪原不远了。”他正聚精会神地驾驶着。

孤枭应了一声,继续观望海底。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海底,并不是蔚蓝且美丽的,而是黑暗而污浊不堪,遍布尸体,毫无生机。

随着潜艇升起,这趟海底地狱的旅程宣告结束。两人走出潜艇,由于升得太快,孤枭控制不住身体趴在了地上,Cick似乎早有准备,扶着潜艇的栏杆站了起来。然后掏出了手枪,“喂,孤枭,”

“看来现在,有些情况呢,供热装置似乎只能一个人使用。”Cick靠着潜艇墙面,瞄准了孤枭。

“暗火器你偷回去了,对吧?”孤枭趴在地上,将脸侧了过来。“你知道啊。”Cick有些得意地笑了。

“现在你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雪之主。”“谁?”“一个洁白的梦,那时小城还在。”

“那时有一场暴雪,为了小城,我们自以为是地握着一丝希望,团结一致救下小城,只要有希望,对吧?”

“希望可换不来明天的食物。”Cick放下了枪,扶起了孤枭。“开个玩笑,别在意。”

走出潜艇,寒冷如约而至,两人相拥抱着一个供热装置向前走去,风雪中,一个魁梧的身影靠近。随后风霜将夜视仪冻的死机。

“还来?”Cick叹了口气。他擦亮了照明弹,

“你他妈到底藏了多少东西?”

“这世界有两样东西很重要,一是光明,二是食物。”Cick将照明弹扔了过去,照亮了那两米高的身影,厚重的盔甲摩擦着,与冰裂的声音交响,那骑士装备着巨剑,头盔里不知装了什么物种。孤枭将匕首化成剑型,“你打得过?”“试一试。”孤枭举起狙击枪,连开三枪,与预期一致,巨大的骑士没受什么印象,继续走上前来,“我受够了,这你妈的一群硬到不行的傻逼。”他将枪狠狠抛在地上,举起剑迎面而上,骑士同样举起剑,冲向孤枭,他趁机在骑士脚下滑过,爬上小山般的盔甲,在脖子与头盔的缝隙间用力一击,顺势旋转,滚落下来。骑士发出嘶哑的声音,将剑划向孤枭,他来不及躲避。就在与剑迎面撞上的一瞬间,他却有一丝安心。

并没有想预期一样,骑士瞬间被升起的洁白的雪包住,当那被照明弹照到反光的雪脱落时,只有一尊冰封的雕像。

能做到这个的只有那个雪之主了吧,孤枭想着。
Cick有些惊呆,“原来神也会帮助人类吗?”像是回应,远方厚厚的雪落下,科研站已经显露一角。

孤枭摘下帽子,礼貌地致谢。
而Cick则急忙走向了科研站。

“唔……”科研站一片狼藉,看来已有人先一步,孤枭拿起手电筒照去,一具尸体躺在空荡荡的储物室,手里紧握着一把枪。“得了,白来了,草你妈的。”孤枭肆意发泄自己的不满,连同几个月来的烂事。

Cick点起了烟,转来转去,看着周遭空荡荡的房间,深深地叹了口气,便不再说话。

他越过尸体,清敲储物室的内墙,清脆又悠长的声音传来,然后用力一捶,未知的空洞出现在眼前。

“嗯?”孤枭跟着进去。

里面棱角分明,几乎是没有人开凿的样子。

“你知道吗?小城政府一直秘密研究这里,科研站只是一个幌子。”Cick用自己的手电打量着这里。一个古老的矩阵铺在地上,上面刻画着难以理解的符号与图案。

“你到底,是谁?”

“我?”

“大概是一个疯子。”他抚摸着矩阵的痕迹,

“这个矩阵古老而神秘,小城里几乎没有人知晓,据当时的报告说,可以回溯到过去。”

“啥?!”

“是的,能回到过去。”

“不过,”

孤枭敏锐地感觉到了他正在暗处咧嘴笑着。

在漫长的沉寂中,Cick再次开口:

“要有牺牲。”

几乎是同时,一声枪响回荡在洞中,
黑暗中只剩一人无力的喘息。

“对不起。”

手电掉在地上,慢慢转了一圈,最后照在倒地上的人身上,孤枭躺在地上,瞪着Cick。“所以……”

“所以,我贸然请求你,去救救小城吧,我没有资格再见到他们了,我杀了太多太多人,欺骗、谎言。

“在发电厂,我他妈足足杀了十个人,仅仅是为了那么丁点食物!

“我已经不清楚什么对错了,

“带着他们逃跑也好,挽救这该死的末日也罢,再做一次,

再他妈做一次挣扎。”

“你早就计划好了?”

他不再说话,将枪指向自己,“代我向所有人问好。”

“枭。”随着枪响与火光,那被照亮的脸上闪过最后一丝坚定。

异样的光芒跨过未来与过去,照耀在空旷的房间。Cick倒在了地上,他的血液像盘蛇一般流向矩阵,旋转,填满,在光芒中干涸。

孤枭胸口的麻醉针开始生效。

Cick!!!

光芒淹没了他。
混杂着撕扯与碎裂

明天的太阳会照常升起,
希望如此。



换一篇

— 本站默认遵守CC-BY-SA3.0协议 —
欢迎外来客进入小镇!